首頁>新聞中心>文藝副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趁著有風,去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/7/7 17:16:04  信息來源:軌道地產咨詢公司 盤旭  瀏覽次數:969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云在跑,風是自由的,空氣也是。有道是,心在動身已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午時到的柳州,和友人奔著二空院舊小區一家店面的螺螄粉和煎芋餅去了,只為尋回記憶中熟悉的味道。小區結滿小時候常見的水葡萄,誰家院落的百合悄然開得正好。店面坐下吃的人不算多,剛好都有位置。對面一桌老來樂,估計打小就湊一桌的,還是那味道,還是當年的人,他們吃得開心聊得起勁,很想我們老去時也能這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氣是悶濕的,熱且夾著陣雨。老城區路兩旁的樹都很有年頭,開著花,枝葉茂盛,南方的蔥翠總是這般喜人。街道有些擁擠,城市彌漫著人間煙火的味道,生活氣息濃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地水上公交頭一回坐,趕在16點以前上船。好巧,雨在一上船就跟著下了。從未想過,游船的心也可以像離弦的箭一樣,疾飛出去瞬間打開。沿途的風,如漲滿的帆;雨,時驟時停,打入江面與疾風一同破浪。煙雨縈嬈下的柳江,悉影重重又濃墨重彩。兩岸的山、跨江的橋、錯集排列的樓,復古與現代互不打擾又相得益彰,偶爾露出的吊角涼亭,漸漸地升起一縷情緒長成了草,興許還藏有古人的手記:“輕山袖水急風勁,一路巧雨江上行,蘭亭古墨隱深處,不疾不徐雨堪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餐傾心順水灣牛雜,兩斤送一斤,生鮮直涮,我們每人還各灌了不下三碗湯才堪堪放碗,價錢劃算味美量足吃得踏實。到落腳地洗漱一翻休整妥當已21點。一伙人插科打諢互相撒潑又一輪戲精上身,磨蹭到臨睡點,某戲精突然來了一句:“今夜無一鍋螺螄鴨腳煲不完美也!庇谑亲韧赓u小哥前來,吃到大眼瞪小眼又借口聊到了凌晨3點,完美的一天終于超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超時的代價是, 10點半驚醒, 12點出柳州,16點半顛簸至金秀蓮花山腳,一問方知已不讓進山,登山計劃被“完美”延至次日上午8點。顛簸路上偶遇香草湖、遲來的櫻花、飄搖中的風雨橋,去了途中的乏悶。錯過了午餐又從山腳折回金秀縣城,幸好沒錯過特色醇香的鮮筍炒臘肉。晚上9點,金秀小夜景露出了小長假的喜慶,夜市競相開放。相中八歲小哥哥親手串的串串,逗個趣一樣來了五串:韭菜、掌中寶、雞腳筋,配上紅米黃鱔粥,燙水就熟的新鮮雜蔬,絲絲美味鉆入心底,飄忽得人微熏欲醉,原來一切皆是最美的安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次日蓮花山之行,上午8點出發,約40分鐘車程到山腳,去得早行人不多。再續八年前的重游,近山情切,雀躍的心思蓋過了四體不勤的遲鈍,感覺一口仙氣就能蹭上山頂盡覽最撩人的風光。摩拳擦掌拾級而上,山風涼,晨霧聚水悄悄滴落肩上臉上,涼意不斷被汗氣蒸發,消耗的能量渴望著涼亭角落當地人擺賣的土雞蛋、甜糯羹、雞湯、糯玉米……默默在心里打個氣忍一忍,想要迎頭趕上下一站醉美的風景。身處云山霧繞,眼里清澈透明,蓮花山比晴天之下來得秀美婀娜又不真切。終于,來到印象的景點,當年合照必須再補一張,既不復容顏總歸不負韶華,久違的愉悅及最想說的話,都在眼睛里長出笑的模樣,定格在心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復來歸,青山依舊舊憶淺,芳華曾與山間日月同輝,與故事細水長流,亦無憾!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起風了,雙鬢飛花,山不動,心已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是進入本站的第 94821291 位瀏覽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迎網-專注于品牌網站建設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久久HEYZO国产一本